【我救了他,他搶了我的老婆】【作者不详】【第一章】   出处:www.yulan.me    点击:加载中


  很多婚姻,并非都像人们表面看到的那样完美、牢固,有时候它更像一个精致的瓷器,需要夫妻双方时时刻刻去精心呵护,而且越是精美名贵的「瓷器」,就越是要注意防止小人的嫉妒和破坏──这是现代婚姻守则。

  可惜,许多自认完美的婚姻都因忽视这个守则而分崩瓦解;许多「瓷器」误把精美名贵当成牢不可破,结果终为小人所趁,摔成碎片,追悔莫及。

  贺和晨就是这样。

  我本来不知道贺和晨的悲剧,因为一个病人临死前的自述,我才对他们产生了兴趣,上网搜索一下,很快就找到了一篇名为《我救了他,他抢了我的老婆》的网文(以下简称《我》文)。

  看样子,这篇网文曾经引起很大的轰动,很多人为之扼腕、为之震撼。但我读後的感觉并不那麽震惊,因为在这之前,在听完我的病人的自述、在整理他死後留下的图文资料的过程中,我早就震惊过了。

  没错,我的病人就是这篇网文里的「巩」。

  在躲避通缉、四处流亡的一年多时间里,他曾偷偷潜回过北京一次,甚至都计划好了一个以自己的「悲惨遭遇」再次博取晨的同情和爱怜的方案,可惜「傻美人」已去德国,让他空有壮志未能酬。

  半年前,他流亡到西安,来我这个偏僻的诊所看病时,已是肝癌晚期了。此时他已身无分文,在街上乞讨维生,别说治病,就连止痛药也买不起。我见他可怜,就收留他住在诊所後的破房子里。破床有棉被,淡饭也三餐,就这样,他在破房子里苟延残喘地度过了人生最後的三个月。

  见过肝癌晚期病人的都知道,那种病痛是一般人无法承受的,我免费给他吃的廉价止痛药效果可想而知。而帮他克服病痛,支撑着他走完人生最後旅程的,竟是他所谓的「复仇回忆」和那个他整天抱在怀里的宝贝黑盒。

  临死的前几天,他才舍得把黑盒里的东西向我展示:一本日记,一些照片,几条丝袜,几套性感的女人内衣裤,还有一个精致的透明塑料盒,里面竟然装有阴毛、沾着血迹的纸巾和用过的避孕套!

  记得那几天,他已经被病痛折磨得面无血色、不成人样了,但一跟我说起自己向富人复仇的「光荣历程」,尤其是看着黑盒里那些照片、内衣裤时,他似乎马上忘了病痛,两眼发光,脸上也不可思议地出现了激动的血色。

  巩终于死了。

  一个变态的复仇者死了。

  但是他却把那本写满了「仇」字的日记,那些充满了荒诞却又真实的淫秽文字,还有那些晨的艳照以及她身上的私密之物,都留给了我。

  这真是个烫手山芋!我本有心把这些肮脏变态的东西付之一炬,但是一想起《我》文曾经引起的关注和热议,一想起手头这个日记本里透出来的、比《我》

  文中还要强烈百倍的变态与恶毒,我就觉得有责任、有义务向人们揭示更真实、更全面的巩──这个心理畸形的复仇者!

  我觉得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本日记更深入地了解像晨这样拥有优越条件、完美婚姻的都市丽人,到底是怎麽走入出轨迷途的,对现实生活中那些还没有上演婚姻悲剧的幸福夫妻,也许会起到警惕和借鉴的作用。

  整个故事在《我》文里已经讲得非常详细,所以我就不再从头赘述。我的工作其实很简单,只是将巩的日记(主要是《我》文中没有的,或被贺所遗漏忽略的重要细节)稍加调整,然後连同他的病句和错别字一起照搬过来,原原本本地公布出来。

  这里还有一点困惑是,在《我》文里曾经提到一本巩的日记,贺看了一遍就把它烧毁了,那我手头这一本是怎麽回事呢?由于我是在巩死後才上网查的这个故事,所以来不及问他怎麽会有两本日记。

  但是我注意到,原文里提到那本日记时是这麽说的──「说这是他的日记,不如说是随笔,没有记录准确的日期,而且是断断续续,并不是每天都在写」,而我手头的这本日记,虽然有时也是三、四天甚至一周才一篇,但每篇都并标有详细的日期、天气、甚至心情。我特意将《我》文第64至66章节中作者公布的巩的日记内容与我手头相对应的几篇日记做了比较,发现我手头的虽然也存在一些文理不通、词不达意的毛病,但条理明显要清晰得多、内容也丰富得多,再结合巩这个人心思细密、极度虚荣、又非常重视「复仇过程」的特点,我的推测是──

  贺毁掉的那本只是草稿,也许巩觉得扔了可惜,故意留在宿舍里等待贺去发现,专门留着恶心贺用的;而我手头的才是正本,应该是巩在征服晨的过程中或遇到困难、或取得突破、或又有心得时,参考前几天的草稿,增加了新的内容、并对某些细节进行了更为详尽的描述,才形成的日记正本。

  在他眼里,这本日记也许就像将军的勋章,「退役」之後他尽可抚摸着它,回忆昔日自己「驰骋疆场的荣光」。

  那麽,下面就让我们跟着巩的变态日记,一起回顾他的「复仇历程」,一起探索晨的红杏之谜吧。

  (一)

  「我觉得我不是平凡的人,我会成为一个强者!

  在今天,我终于找到了实现理想的捷径,一个一箭双雕的好办法。我要彻底报复我厌恶的人,我要超越贺,我要操了晨!我要用文字记录下我成功的轨迹!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这是巩写在日记本扉页上的警语,与《我》文中贺看到的草稿本上几乎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草稿本上的「他」在这里变成了「贺」,还明目张胆地加上了「我要操了晨」。

  写过日记的人都有这样的体验:起先你不想写出那个人的名字,只用「他」或者「她」来代替,写着写着,终于有一天,当你的日记上出现了那个人的名字时,你才蓦然发现,自己已经爱(或者恨)那个人到了极点!

  从巩的这句用来勉励自己的警语可以看出,在准备写这个日记正本时,他对贺的「仇恨」和对晨的征服欲都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我》文中没有说那本草稿是什麽时候开始记的,是2005年初当了贺的司机以後,还是稍晚一些?但我手头的日记本记载得很明确,是从2005年6月19日开始的。

  那天,他无意中看到了晨的大腿。

  「天啊,天下竟有这麽漂亮的大腿!真不知怎麽来形容好!那麽细那麽长,可偏偏又肉肉的看不到骨头,真不知它怎麽长得!那麽漂亮!还用薄薄的丝袜包着,分明是故意引诱男人嘛!

  幸亏小女娃不小心的这一抓!不然,我怎麽会有机会看到这麽漂亮的大腿?

  还是从楼梯下往上看,哦,好像还看到一点小裤衩了,哈哈!可是,漂亮又有什麽用?又不属于我!这麽美的大腿,竟然是畜生贺天天拥有的!……他凭什麽?

  不行,我要把她抢过来,她应该是我的!我要让贺破产,让他身败名裂,让他去要饭!我自己呢,天天抱着他漂亮的老婆,摸她的大腿,操她的小逼!

  我发誓,我一定能做到!」

  日记本的第一天,巩这样表下了自己的决心。

  应该说,自从2005年初当了贺的司机,与晨的接触渐多以後,巩就开始对晨有了一些非分之想,但那多半是正常男人对美女的性幻想而已。这期间,巩即使有一点「用占有晨来报复贺」的意识,应该也是朦朦胧胧的,因为晨和他根本就属于两个世界!

  可是谁也没想到,小女孩楚楚无意间创造的「惊艳一瞬」,竟一下子照亮了巩的「复仇之路」!也促成了这本「复仇日记」的诞生!

  从6月19日下定决心到12月1日终于「攻占」美人身体之间的近半年时间里,日记并不多,只有27篇,称之为周记还恰当一点。与12月1日以後的日记相比,这27篇的篇幅都较小,但内容还是很丰富的,点点滴滴地记载了自己对晨身体的渴望,对贺富有的仇视,还有对自己博取美人同情、赢得美人欢心的计划的设计、修订和总结。

  「今天我又看到美人的大腿了!心里好激动!……小女娃跑,我在後面追,追到卧室门口,门半开着。我的美人正在里面穿丝袜!正拉到膝盖呢!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真的看见了没有裹着丝袜的大腿,好白哦!我的大吊(日记里就是这麽写的,下同)在裤裆里跳了一下。跟她的相比,我那臭婆娘的腿简直就是猪腿!……这麽美丽的大腿为什麽属于那个贺畜生!这太不公平了!」「又要去接贺畜生了,晨竟然要一起去机场接他!有什麽好接的?一会儿就可以到家,干嘛要在乎早半个小时见到呢?一个多礼拜不见,这娘们是不是发骚了?可是机场又不能操逼啊……从後视镜里看到,我的美人正半躺在贺畜生怀里呢!还轻声说,不要,让人看到了。他妈的不要脸!当我是影子啊?」「她干嘛每天都穿那麽好看?今天这身西装更好看,腰身细细的,领子低低的,两个奶子都快要把衬衫的扣子绷掉了!……我那臭婆娘奶子也很大,可为什麽就没她那麽诱惑人呢?……不行,我不能老偷看她的奶子,被发现了可不好。

  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摸到这对奶子的!」

  「今天我略施小计就骗得了她的同情。我装着心事重重的样子,果然,她就问我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情。我先是憋着不说,後来在她不住的逼问下,我才装出不得已的样子说出来,说前段日子家里为了给弟弟治病,借了八千元债,现在人家让还……她听完,马上就给了我一万块!我真没想到她这麽好骗!我马上露出特别感激的样子,给她跪下了……妈的老子竟给你个娘们下跪,你还真受得起!

  我要你加倍偿还!这次骗你一万块钱,下次就骗你的奶子玩,骗你的小逼操!哈哈!

  ……认了她作姐姐,说明我和她的关系更亲密了一层,我已经向成功迈出了第一步。我终于找到了她的弱点,贺畜生,你败给我的日子为期不远了。弟弟?

  我不会满足这个亲密的称呼。哼,总有一天我这个弟弟要操进美人姐姐的小逼里去!」

  2005年11月4日,对于巩的「复仇大计」来说是个具有转折意义的日子,他在这一页上用红笔画了很多惊叹号。日记里,他这样写道──「今天,我终于碰到美人的奶子了!好爽啊!不过不是摸到,而是胸部压到的,脸也在她奶子上蹭了几下,嘿嘿……我真是佩服自己的机智!就那麽临时想到的,让那几个得过我好处的穷老乡们和我一起演了一场偷包、夺包的好戏,想不到效果会那麽好!……老乡们演得还真可以,下手那麽重!该不会是趁机报复吧?我以前老嘲笑他们胸无大志。不过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出血淋淋的苦肉计,换来的美人同情和怜爱,太值了!我看到这个傻娘们竟然心疼得泪花在眼睛里打转,她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还是就拿我当弟弟?

  ……我真他妈佩服自己,应该去当演员,怎麽眼泪说来就能来!我哭着向她表白──我怕自己的工作失误,你会生气不认我这个弟弟,刚才你对我说,你别老姐、姐的,谁是你姐呀,我心里难受极了,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呜呜……我他妈哭得还真像!

  ……不行,我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当她一边帮我擦眼泪,一边说着什麽好弟弟、以後不会让你受委屈之类的屁话时,我果断地一下子扑进了她怀里。真他妈香!真他妈软!城里女人就是不一样!我一边哭着说,姐姐你不能不要我啊,你不要我,我就没法活了,一边使劲往她胸里钻,头还哭得摇晃着,她居然还感动了。实际上,老子是在用脸蹭你奶子呢,傻姐姐!嘿嘿……城里女人的奶子就是不一样!都这麽冷的天了,她还只穿这麽薄的羊毛衫加一件女式西装外套。刚才外套脱掉了,我是直接扑在羊毛衫上,真薄,就像没穿一样!里面的奶罩子好像也很薄,没什麽海绵,我的脸能亲切地感觉到她这对奶子的形状和柔软。真他妈香、真他妈丰满啊!我家那臭婆娘的奶子是怎麽长得?

  和她比简直是猪奶子!」

  与晨的关系近了一层,又初尝到一点「城里女人」身体的「甜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巩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经常借跟楚楚玩闹之机,偷窥一下晨身上的隐秘之处,甚至装作无意揩一下油。

  「今天她的领子好低,根本就是来诱惑我的嘛!……她蹲下来去抱小女娃,我从上面往下看,天啊,大半个奶子都看得见!白白嫩嫩的,像两个大白馍!真他妈想上去咬一口啊!」

  「今天出去玩……小女娃跟她在闹,不小心把她的衣襟往下拉了一把,哇,差点把奶罩都拉下来了!大半个白嫩嫩的奶子在我眼皮底下一晃,真是刺激!她赶紧拉回衣服,红着脸打了一下女儿的屁股,还那眼睛偷偷瞄了我一下,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玩弄自己的手机。可是我在心里,早就把那只露过一大半的奶子玩弄好几遍了!」

  「……她又和楚楚在沙发上玩闹,我蹲在地上收拾玩具,眼睛却一直留意这那一边,看看这次有没有意外的收获……看到了,终于看到了!楚楚本来被她夹在两腿之间,一离开,她还来不及夹拢,我看到了裙子里深处的白色小裤衩!被丝袜包着,不知为什麽丝袜中间有根线一样的东西,深深陷了进去,把肥肥的逼肉切成两半了,真他妈诱人!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但我好激动!我终于偷看到这个高贵的城里女人的神秘地方了!我裤裆里的大吊一下翘了起来……」「……在草地上玩耍。我也加入玩闹之中,我扮作大灰狼和她抢小女娃……趁着混乱,我的手背在她大腿上蹭了几下,我的手肘也在她奶子上压过两次,真他妈过瘾!现在想起来还是回味无穷!……以前她在我面前都是很注意自己形象的,装得像个淑女,可现在被我这麽揩油都不会埋怨,是不是对我有意思?还是发骚了?嘿嘿……」

  「……真想不通贺畜生会这麽放心,让我和他老婆有这麽多的接触机会。这说明他从来就没把我放在眼里,认为他老婆这麽高贵的城里女人是根本不会看上我这个乡下农民工的!他妈的!我要证明给你看,早晚有一天会让你後悔的!我不但要让你身败名裂,还要天天抱着你高贵的老婆,用我这根农民工的大吊操啊操,操到她哭爹喊娘!哈哈……」

  「今天真是太刺激了!我亲手摸了她漂亮的小裤衩,还是穿过的!……他们家客厅的卫生间抽水马桶坏掉了,我们要出去时,我忽然肚子疼。她说反正你要去卧室拿楚楚的玩具熊,就到卧室的卫生间上吧。……我发现了一个藤编的篮子里放着一些换下来没洗的衣服。天啊,都是她的,有睡衣、丝袜、奶罩,还有小裤衩!我激动地拿起奶罩闻了闻,真怪,小女娃早就不吃奶了,怎麽还有一股奶香味!太好闻了,和我那婆娘奶罩上的酸臭味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又仔细欣赏她的粉红小裤衩,真小,能包住她的屁股吗?怎麽这麽薄,还要绣上空心的花纹?逼毛不会跑出来吗?我把它翻过来一看,包着小逼的部分多了一层布,布上面有一条淡黄色的水迹,还有一些透明的鼻涕一样的液体,摸上去粘乎乎的,是美人的骚水吧?拿鼻子去嗅,有尿的臊味,还有女人发骚时的味道。他妈的,城里女人有多高贵?还不是和我那臭婆娘一样漏尿、流骚水!不过晨美人的尿骚味,好闻多了,酸酸的、腥腥的,刺激我的吊越来越大了!……真想把它偷回家慢慢玩赏,可惜我不敢,但来日方长,我一定会拥有它的!」「今天我又偷偷溜进卧室的卫生间了,真是太紧张,太刺激了!……今天是一条紫色的小裤衩……这真是裤衩吗?也太小了吧!好像只有几根带子组成,只是包着小逼的位置有一块三角形的小布头,这能穿吗?……布头上有一道细细的尿渍,除了黄色的尿渍还有一点白色的粘液,闻上去臊臊的,真他妈香!……还沾着两根逼毛呢!我心中最美的城里女人的逼毛啊!我小心地把它包在纸巾里,我要带回家好好珍藏起来……我用小裤衩包住自己的大吊撸了没几下,就射出来了,我还搞了点精液抹在三角布头上……贺畜生,你老婆的裤衩上可沾了我的精液了!洗不掉的,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点留在上面的,到时候你老婆穿上这条小裤衩,嘿嘿,我的精子就会粘到她的小嫩逼上了!哈哈……」巩从11月4日开始的这一周,天天记日记,细节琐碎,情绪激动,写的都是对晨的身体近乎变态的痴迷。由此可见,到了11月11日,在怀柔景区那次差点「坏了大事」的冲动一抱,正是这种痴迷积累到一定程度而引发的。

  这次急功近利、打草惊蛇的鲁莽行动,导致的直接後果是晨和他的接触程度又回到了从前状态,不冷不热,保持距离。

  巩也非常後悔,他在当天的日记里这麽写道:「我他妈真是昏了头了!怎麽就会那麽冲动?现在是抱她的时机吗?我太急躁了!主要是这段时间她对我太好了,那里的环境又那麽优美,空气又那麽清新,让我觉得自己就像在谈恋爱。电影和电视里的谈恋爱都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谁知她还是拿我当弟弟,就给了我一巴掌。

  ……幸亏我看到她打我以後的眼神里,并没有太多愤怒,只是有些惊慌,还可以看到一点後悔的意思,是後悔自己下手太重了吧?嘿嘿!我当机立断狠狠抽了自己几个耳光,又开始演出我痛哭、可怜的好戏了……一直到傍晚,我都在他们家楼下等,我要为自己的错误行动挽回机会……她终于下来了,终于肯上车听我忏悔了,这就好,我又有机会了!我痛哭流涕地回顾了贺畜生还有她对我的恩情,再把她吹嘘成了我心中的美丽女神……女人都他妈爱虚荣,听到我说她是心中的女神後,虽然她还是绷着脸,但眼神里柔和多了……我准备孤注一掷,使出杀手?了。我哭着说『我知道我今天错了,我亵渎了我的神,应该得到惩罚。姐姐!我最後再这样叫你一次,我向你告别了,今天晚上我就离开这里回老家去,让我用我的永世不得翻身来赎罪吧!姐,你多多保重吧。』然後,我泪流满面地打开车门……果然不出所料,她也跑下车来,拦住了我。我真佩服自己,她不但原谅了我,好像还被我的泪水和真情感动了!这个傻娘们!」

  看来巩的表演虽然老套,但对单纯善良、涉世不深的晨来说,却相当管用。

  翻阅过很多遍《我》文和手头的日记,我对这次「鲁莽事件」非常感兴趣。

  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我觉得当事的晨、巩二人对此事的理解都有偏差。晨认为只要以後继续不冷不热地和他保持距离就会相安无事,自己只当他是个犯过错误的干弟弟。巩也认为晨只是因为「傻」而原谅了自己这个居心叵测的弟弟。

  而我的分析是:其实从认干弟弟那天起,晨在潜意识里就已经对巩产生了一丝情愫,只是她自己意识不到而已──试问,一个正经的女人忽然要认一个天天相处的男人作弟弟,她就真的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吗?而巩设计的夺包苦肉计,在血淋淋的「忠心、憨实」假象面前,又使晨对巩的好感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说「由怜生爱」也绝不为过,只是她自己还是不知道,一种婚外情愫已在她芳心深处萌芽了。怀柔景区的「鲁莽一抱」,从表面上看,晨把自己和巩的距离重新拉开了,但我认为,它恰恰是打开晨婚外心扉的一把钥匙!

  为什麽这麽说呢?一个正经女人的婚外情愫往往是朦胧的、自己都不敢承认的,造成朦胧、不敢承认的原因有传统道德、社会舆论、家庭责任等多种因素,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很容易被忽视──她还不确定那个婚外对象是否真心实意!

  从认干弟弟开始,即使晨已经朦朦胧胧地意识到一点自己对巩的情愫,但巩对自己的亲近是不是仅仅只是一种感恩之情、姐弟之情呢?

  或者,他对自己确有一点爱慕之意,但这种爱是不是仅仅只是年轻男子对美貌女人的泛泛之爱呢?她不确定。而「鲁莽一抱」让她确定了──巩对她像女神一样爱慕着!并且十分渴望得到她的芳心垂怜!

  被爱,是一件美好、幸福的事情!但被巩歪打正着一使用,就成了打开晨婚外恋情的那把钥匙。

  有了钥匙,还缺一个拿钥匙开门的人。一切都像命中注定了似的,那个人来了,她就是巩心里厌恶、嘴上诅咒的「臭婆娘」──巩妻。

  关于巩妻来闹的经过,以及她的骄横莽撞对晨迈出红杏第一步所产生的促进作用,《我》文里已经叙述得非常详细,这里就不再重复了,只摘录巩日记里的几段文字帮大家加深一下印象。

  「三个星期了,真想不到她心这麽硬,我道歉也道过了,求也求过了,哭也哭过了,他妈的就是不理我!……我想还是放弃吧。可怜我花了那麽多心思去讨好她,还为她演过苦肉计,真是不甘心啊!可是又能怎麽样呢?她从小就条件那麽好,上过大学,人又那麽漂亮,老公钱那麽多!我呢,一个农民的儿子,房子车子票子一样都没有,她怎麽会看上我?

  ……看来以前,我真的对自己信心太高了!算了,放弃吧!就做她弟弟,利用她的同情心骗些钱也好……以我现在攒的钱,到兰州、西安那些穷城市骗骗女人说不定还可以,那里的女人到底也算城里女人吧?……再在北京呆上两年,攒它十万、二十万的,我到西安发展去……」

  「想不到啊,真想不到!我那个丑陋的臭婆娘竟有这麽大的作用!……我发现她看臭婆娘的眼神之中有一丝不悦,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那是一种妒忌。

  对,那就是一种娘们之间的妒忌!真是奇怪,一个城里富翁的漂亮太太,竟会妒忌一个丑陋的农村婆娘!难道真是为了抢我?……好,那我就故意和老婆亲近,看你会怎麽样!……我晚上又故意打电话请假,再刺激她一下。果然,她出现了我期待的反应。她就像电视里演的谈恋爱的女人一样,明明非常爱那个男的,却故意装出冷漠的语气,说一些气话,我听得出来,她完全是妒忌!因为喜欢我而在妒忌我那个臭婆娘!太好了,我成功一大半了!

  真想不到原来她还有这样致命的弱点!……第二天,她的电话已经彻底将她的弱点暴露无疑了!让我从长城赶回来送她去医院?昨天还好好的呢……从来没有见过她会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我看不是什麽身体不舒服,而是心里头不舒服吧!说不定是小逼逼痒了,欠我操吧?嘿……

  真是成也臭婆娘,败也臭婆娘啊!死婆娘竟然觉察到了我们微妙的关系!不但跟我吵架,还到晨公司去帮我辞职!而她,竟然同意了我的辞职,难道我的判断又出差错了吗?……臭婆娘可真够凶的!骂她几句竟然跟我吵个没完,还抓破我的脸、撕坏了我的衣服……不管了,我今晚一定要去找她说个明白!贺畜生不在,这可能是我最後的机会了!虽然辞职的事木已成舟,但就这样走了,我不甘心!

  ……快到她家楼下了,脸上破了,狠狠心自己再抓几下,衬衫破了,我就再撕破点……太好了,刮大风、下起雪来了,这样更能赢得她的同情……只要她从门铃视频里看到我的可怜相,她就会开门的,只要她开门,我就有机会!他妈的,花了那麽多心血,我不搞她一次,怎麽够本!老子就要走了,怎麽也得试一试!就是强奸也要搞她!就是要进牢,我也要搞她一次!

  五分钟、十分钟……快冻死我了……感谢老天爷!她终于开门了……我可怜兮兮地求她原谅,我流着眼泪说在长城的时候自己有多想马上来到她的身边,我当着她的面诅咒那个臭婆娘的凶恶和无情,我呜咽着跟她说告别的话,最後我终于说出自己喜欢她、但配不上她的话来……傻娘们感动了,哭得满脸是泪……就要成功了!我哭着向前走了两步,离她的身子很近了……我甚至都可以闻到她嘴里呼出的香气了!她终于抬头看我了,我们的目光对接在一起了……她没有回避,只是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这时我还不行动就是傻瓜了!我突然伸手一把就抱住了她,她的身子真他妈软啊!香喷喷的!这是我第三次抱她,但这次她竟没有拒绝,任我把她越来越紧地抱在怀里,我感觉到她的两个奶子都快被我的胸部压扁了!

  天啊!我成功了!我要操她!操一次够本,操两次赚一次!」从这些文字里,我们注意到这样几个事实:一、在巩妻来京前夕,巩确实已经打退堂鼓了;二、因为巩妻断了他的後路,巩来晨家,其实只是抱着「操一次够本」然後回老家的初衷,并没有奢望晨会从此委身于他;三、巩欲「霸王硬上弓」的前提是晨开门让他进去,而晨的确也是犹豫了起码十分钟才给他开的门。

  我们不妨作一些这样的假设:巩妻没来北京,或者巩妻没去帮巩辞职,或者巩「强奸」的决心没那麽大、临场心怯了,或者晨犹豫之後还是没给巩开门……这些假设只要有一个发生,说不定,晨就不会走上出轨之路了。

  但是,这些假设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一样,晨,这朵娇艳的红杏,还是出墙了……

  好了,从下章起,巩的日记里就会出现晨第一次出轨,以及其後许多次「奸情」的细节描写了,你可以为巩的变态而愤怒,也可以为晨的出轨而惋惜,但我劝你还是以色情的眼光去旁观为好,还有,千万不要因为同情而代入「贺」的角色,那将是自寻烦恼、自找没趣!

  【未完待续】
8139字